<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厲害!月薪3萬員工僅工作2個月遭解雇,法院卻判單位賠了100萬,只因勞動合同這句話……

      每經編輯 畢陸名

      一公司員工僅僅工作2個月遭解聘,單位被判賠100萬元,到底是怎么回事?

      長春XX眼科醫院成立于2013年1月16日,為投資人李X(公民身份號碼:×××)的個人獨資企業。

      2013年1月26日,醫院(甲方)與顧某某(乙方)簽訂《合作合同》,約定醫院聘用其擔任院長,“第二條、合同期限:自2013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第七條、乙方的報酬和待遇:1、甲方向乙方支付的報酬有兩部分組成,一部分為院長管理工資,另一部分為醫療技術提成;2、合同期內,甲方每月1日準時支付給乙方院長管理工資人民幣三萬元(稅后);3、醫療技術提成..."

      其中,合同的解除條款約定:1、本合同經甲乙雙方協商一致可以提前解除,否則任何一方不得無故解除合同;2、乙方因重大疾病無法履行院長職責,需出具三級甲等醫院證明,乙方可提前解除本合同,且不承擔任何責任;第十條、違約責任:任何一方不得違反本合同之約定,否則違約方應當向守約方支付違約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雙方簽訂合同后,顧某某按照合同的約定開始為醫院進行醫院開業之前的各項籌備工作。

      2013年5月6日醫院向顧某某支付2013年4月份工資人民幣30000.00元。

      2013年5月31日(入職兩個月后)醫院未經與顧某某協商,向顧某某提出要求解除勞動關系,并向顧某某送達《解聘通知》。

      顧某某遂于2013年8月7日向法院提起訴訟。審理過程中,顧某某同意與醫院解除《合作合同》,但要求醫院承擔違約責任即要求單位支付違約金100萬元等。

      一審法院:醫院違約解除合同,需支付違約金100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顧某某與醫院所簽訂的《合作合同》,對工作期限、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勞動報酬、福利待遇等均有明確的約定,且不違反法律關于勞動合同的相關規定,故應當認定該合同為勞動合同。顧某某與醫院在平等自愿、協商一致基礎上訂立的勞動合同,對雙方均具有約束力,顧某某與醫院均應當全面履行合同約定的義務。

      雙方在合同中明確約定“本合同經甲、乙雙方協商一致可以提前解除,否則任何一方不得無故解除合同”。同時依照相關的法律規定,即使醫院認為顧某某不能勝任工作,也應當依法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顧某某本人或者額外支付顧某某一個月工資后,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而醫院在2013年5月10日未經與顧某某協商,即單方面決定解除與顧某某的勞動關系,在2013年5月31日才以書面形式通知顧某某,既違反了雙方合同的約定,也違反法律的規定,因此醫院已經構成違約,醫院應當承擔違約責任。雙方在合同中關于“任何一方不得違反本合同之約定,否則違約方應當向守約方支付違約金人民幣一百萬元”的約定,是雙方在簽訂合同時的真實意思表示,并且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因此對顧某某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

      綜上所述,判決:醫院于原審判決生效后三日之內給付顧某某違約金人民幣100萬元。

      宣判后,醫院不服,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依法駁回王貞的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勞動合同法并未對用人單位承擔違約金作出禁止性規定,且沒有可以申請法院對違約金酌減的相關規定,一審判決正確

      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因勞動合同法中沒有當事人可以申請法院對違約金酌減的相關規定,上訴人請求法院對違約金予以減少缺乏法律依據。況且,用人單位無故解除勞動合同導致勞動者產生的損失具有綜合性、復雜性,不能簡單以之衡量違約金過高或過少,應尊重當事人雙方訂立合同的真實意思。

      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醫院還是不服,申請再審。

      再審判決: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違約金不違背法律規定及公平原則,醫院應當支付100萬元違約金

      關于本案法律關系屬性,就本案而言,醫院與顧某某簽訂的書面合同雖名為合作合同,但雙方均符合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合同也明確約定了雙方之間的從屬關系及勞動性質,完全符合勞動關系的構成要件,由此應認定雙方在意思自治的前提下訂立的合作合同實為勞動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且顧某某事實上為醫院籌備開業等事項已付出勞動,醫院也向顧某某支付一個月的勞動報酬,故雙方勞動關系成立。。

      綜上,再審維持二審判決。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責編 畢陸名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