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Z世代熱情不減 新品牌乘浪“起舞” :第13年,重新定義雙11

      ◎作為新消費品牌崛起的元年,在以Z世代為主流的消費群體的主導下,第13個雙11更加富有色彩,爭議同時并存。

      每經記者 王郁彪    每經編輯 劉雪梅

      “But as long as the music is playing,you’ve got to get up and dance.”(“只要音樂響起,你必須起舞。”)2007年,時任花旗銀行首席執行官Chuck Prince率性說出的這句經典的金融圈名句,何嘗不是已至第十三個年頭的雙11的象征呢?

      2021年的雙11在10月20日晚8點早早開啟,即便邁入“八點檔”時代,更長的預售、銷售周期一方面讓商家和消費者又愛又恨,喧囂中不斷翻新的折扣和消費體驗,雙11消費熱情并沒有因2021年早冬的溫度驟降而有絲毫減緩。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VCG111255754837

      雙11預售戰績方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京東、天貓方面獲悉,截至11月1日24點(首輪預售結束),京東平臺139個品牌下單金額破億元,其中Apple、小米、海爾等品牌下單金額突破10億元;43276個商家成交額同比增長超200%。

      中國人通常將每12年定義為“一輪回”,邁過第一個“輪回”的雙11不再只是單純的電商促銷購物節那么簡單。雙11作為線上線下共振,新消費爆發的關鍵時間節點,已然可以充分反映出當前消費市場的情緒,清晰勾畫出整個中國市場電商、零售以及越來越多新業態的輪廓。

      而同時作為互聯網反壟斷大年、首個摒棄"二選一""大數據殺熟"等傳統詬病的雙11,在以Z世代為主流的消費群體的主導下,第13個雙11更加有序而富有色彩,爭議同時并存。只不過,這依舊無法改變日新月異的消費符號與商業元素涌現,他們也將相互裹挾,共同奔赴,朝著一個個看似沒有硝煙的戰場挺進。

      第13個雙11的變與不變

      如果用理性的數據與平臺之于客群的客觀需求對已經走過13個年頭的雙11進行倒推,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楊大坤將其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在2015年及以前,平臺更多關注的是如何獲取新用戶;2016-2018年新用戶增長慢慢放緩,平臺則對如何提升客群消費更加注重;第三個階段是2019-2020年,市場出現了兩極化,有一些用戶進來,會導致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某時間段內平均每個活躍用戶為平臺創造的收入)的稀釋。

      他認為,2021年是雙11進入第四個階段的起點,平臺和品牌應該更加關注和強調“忠誠度”。“用戶增長已經漸漸放緩,需要能夠增加用戶的生命價值,實現可持續、可盈利的增長。”楊大坤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想要獲得平臺主要消費群體的長期信任甚至依賴,這讓本就“眾口難調”的雙11的運行變得更加復雜。這也是為什么大家漸漸覺得雙11在大的方面的改變越來越少,轉而關注細微的變化,以至于只著力于細枝末節上的優化與調整。

      上海財經大學電商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雙11大的方向與改變并未出現,整體上還是圍繞著交易細節與服務體驗,在內容組合的優化等方面進行著重突出。比如,晚8點開啟預售及支付尾款,這種“大促不熬夜”的方式就是在體驗上做優,還有退款流程與方式的變化等,都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消費者做出的細節改變。

      節奏的放緩也是電商分析師莊帥對今年雙11整體最大的感受。“大家節奏沒那么緊迫了,時間也提前了。”他說。

      對于背后的原因,莊帥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首先是近幾年各大電商平臺用戶規模的增長越來越快,在如此大的用戶基數下,大促的節奏也很難變快。此外,參與的商家也不斷變多,組織的壓力就會變得很大,特別是壓力傳導到后方的物流、供應鏈,會出現一個積累效應。

      其次是同城零售和即時消費的興起,加之線下的零售商和品牌商共同參與,覆蓋的品牌越來越廣泛。“很多線下實體店本身也有自己的經營節奏,區域性、全國性的實體店想要參與進來,必然需要更長的籌備時間,用來推動和融合。”莊帥補充道。

      最后就是現在的促銷越累越頻繁,消費者看待促銷也會更加冷靜和理性,倒推到平臺側,節奏自然會降低,以實現“充分大促”。

      Z世代主導,雙11成新品牌“臨界點”

      除了傳統品牌的促銷外,如今的雙11日漸成為新品牌造新、推新的重要“臨界點”。在崔麗麗看來,今年雙11的變化,在天貓方面,第一波預售期由李佳琦和薇婭兩大主播共同引燃消費熱情。兩大頭部主播在第一波預售期獲得的GMV已經高達200億。

      意外之中的消費熱情高漲,讓新品牌們爭相將自己盡快推廣和傳播出去。“今年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雙11更多通過種草的形式引導消費者進行消費,特別是在原本不太擅長這樣做的主流電商平臺上,這點變化更加明顯,而背后就是新品牌需要前期的引流。”崔麗麗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此外,在崔麗麗看來,由于短視頻及直播帶貨等新渠道的涌現,特別是作為抖音電商下場參戰的第一個雙11,這對于更多品牌,特別是新品牌而言,今年的雙11將是其參與的一個比較完整的全渠道格局下的雙11。

      特別是在被外界稱為“互聯網反壟斷大年”的2021年,平臺經濟領域內被廣為詬病的“二選一”“大數據殺熟”等現象漸趨消退,越來越多品牌和商家開始釋放能量,嘗試更多的玩法,進軍更多的平臺?;ヂ摼W巨頭之間那堵無形的“墻”也有倒塌之勢,因此今年雙11也將是反壟斷大潮后,一個更加健康的節日大促的開始。

      新品牌的大量出現與新消費浪潮的井噴,也反映出主流消費群體的變化帶來的一系列連鎖反應。莊帥認為,Z世代是移動互聯網的一代,他們擅長使用移動設備,且他們的消費習慣與需求是碎片化的,去中心化的、娛樂化的。

      此外,更加追求品質商品,以及關注健康消費,也是Z世代的鮮明特征。“不再像是80后、甚至70后,打個折就是狂歡。對于Z世代這樣的新消費群體而言,打折只是一個部分,還需要有趣的內容和娛樂化的方式做引導,他們會在不斷變化和更加開放的各個渠道及電商平臺,出現個性鮮明的消費行為。”

      崔麗麗也認同這樣的看法。她提出,如今的雙11需要更加關注兩個變化,一個是主流消費群體的改變,如Z世代開始主導消費浪潮,成為消費主力軍。另一個則是伴隨消費環境的變化,籠統概念下的“消費主體”也會產生結構性變化,如消費升級下,消費者更加注重品質型消費;非必要消費的增多,也需要更多專業的知識普及和消費指導,這也是為何種草開始成為各家的主流玩法的原因。

      “而對于Z世代而言,他們更加需要可以與其產生共鳴的品牌、商品。在整體經濟水平和條件上,Z世代沒有后顧之憂,他們愿意為自己的興趣買單,以取悅自己為主。這些消費主體消費心理與消費行為的變化,共同推動著往后的雙11,一年一個樣。”崔麗麗說道。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責編 劉雪梅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