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Q3營收同比下滑14% “斷舍離”快遞業務后 百世集團路在何方?

      ◎對常年虧損、持續下滑的快遞業務,周韶寧做了減法;但百世集團的前路,是否能夠因此光明,尚是一個未知數。

      每經記者 陳婷    每經編輯 劉雪梅

      北京時間11月17日,百世集團發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Q3)未經審計財務業績。財報摘要顯示,該季度百世集團營收為68.12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4.6%。凈虧損為人民幣6.55億元,去年同期為5.66億元。

      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百世集團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限制性現金和短期投資余額為34億元人民幣。

      不久前的10月29日,百世集團宣布以約68億元人民幣(約合11億美元)的價格將國內快遞業務轉讓給J&T極兔速遞。據悉,轉讓國內快遞業務的交易將于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

      發布本季度業績時,百世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周韶寧強調了百世聚焦核心主業的意向,他表示:“隨著百世將國內快遞業務轉讓于J&T極兔速遞,接下來我們會從戰略層面推動供應鏈、快運、國際業務的深度融合,提升綜合智慧供應鏈服務能力。”

      轉讓完成后,百世集團將失去自身最大的營收來源。截至第三季度末,快遞業務占據百世集團58.5%的營收,而去年同期,快遞業務占據了63.8%。

      在“斷舍離”快遞業務后,百世集團目前的定位是“智慧供應鏈解決方案與物流服務提供商”,在新路線上,百世集團能夠重燃市場期待嗎?

      Q3快遞業務同比下降21.7%

      就本季度財報數據可以看出,百世集團出售快遞業務不失為一門好生意。

      2021年第三季度,百世集團的快遞業務依然處于負增長態勢,營收39.88億元,去年同期50.91億元,同比下降21.7%,占總營收58.5%。據百世集團方面表示,本季度,百世快遞單量同比下降10.9%至21億件。因油價與人力成本上漲,快遞單票成本實現同比下降5.5%。

      另外,快運業務營收13.58億元,同比下降9.0%,占比19.9%。不過,本季度百世快運總體貨運量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電商件貨運量同比增長4.5%,達總量的20.4%。

      第三季度,快運業務的貨運量降至243萬噸,同比下降1.5%。不過,據百世集團方面表示,在疫情偶有反復的背景下,快運仍然做到了每噸成本同比下降1.3%。

      供應鏈業務營收4.00億元,同比下降11.5%。供應鏈業務上,百世集團方面表示,本季度百世供應鏈云倉完成的總訂單數量突破1億,同比增長1.4%,其中加盟云倉履單量同比增長27.1%至6800萬。加盟倉數量同比增長1.7%,至351家。

      剩余業務中,增長最迅速的是國際業務,營收2.98億,占比4.4%,同比增長38.1%。本季度,百世國際于東南亞地區的包裹數量同比上漲78.7%達3710萬件,其中泰國、馬來西亞、柬埔寨的單量分別同比增長123%、933.2%、264.5%,業務毛利率同比增長4.1個百分點。

      其他業務收入7.67億元,同比上漲6.0%,占比11.3%。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百世優貨注冊司機數量累計達40萬余人,同比增長40.2%。

      在第三季度業績報告中,百世集團表示,2021年集團營收預計為280億至320億元人民幣,預計短期內會在細分市場實現率先盈利。

      截自百世集團第三季度業績報告

      對于出售快遞業務的目的,百世集團在戰略計劃中表述為:降低資產負債率,改善凈現金情況;通過擴大業務增長,實現盈利。百世集團認為,其優勢在于以國際業務為主要引擎,帶動業務高增長,通過高各業務單元協同,加強競爭力,改善財務表現。

      2016~2020年間,百世集團歸母凈利潤分別為-56.10億、-12.28億、-5.08億、-2.02億和-20.26億,虧損驚人。

      然而,截至目前來看,百世集團的國際業務占比依然相當有限,能否拉動百世集團這艘大船,還是未知數。

      百世集團表示,在國際業務上,將穩抓東南亞地區的巨大發展機遇;繼續拓展在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柬埔寨的網絡。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跨境電商前景可觀,將持續帶動跨境物流的出海前景。

      據顯示,2020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額達到1.69萬億元,增長31.1%,跨境電商規模5年增長近10倍。其中,出口1.12萬億元,增長40.1%。

      “斷舍離”快遞業務之后

      2017年,百世集團上市,周韶寧當時就提出,百世不是快遞公司,而是要做“智能供應鏈服務供應商”,這個定位與京東物流相似。

      在決定出售快遞業務后的當下,百世集團提出要聚焦主業,要做國內領先的“智慧供應鏈解決方案和物流服務提供商”。記者看到,百世集團目前的智慧供應鏈服務中,主要包括提供定制化的供應鏈解決方案、百世云倉、云配、倉儲管理SaaS系統等增值服務。

      截至目前,在供應鏈業務上,百世集團正繼續拓展全國網絡,自營和加盟云倉達429家,總建筑面積為290萬平方米,為600余位KA客戶和大量中小商家提供服務。

      這可能是周韶寧最初的構想。

      周韶寧畢業于復旦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曾與李開復、王懷南并稱為Google中國的“三駕馬車”,他之所以選擇物流行業,是因為覺得中國的物流太落后,需要有人站出來改變這一切。

      關于周韶寧,有一個廣為流傳的傳言:2008年,在一次飯局中,周韶寧向馬云、郭臺銘介紹了供應鏈云倉,郭臺銘拍拍馬云的手,“我做硬件,你做軟件,物流沒人做,我們都需要,就讓他做吧。”至此,周韶寧獲得1500萬美元投資。

      正是因此,快遞業務從來不是周韶寧的唯一選擇。在百世上市之際披露的招股書中顯示,百世集團擁有八條主要業務線,分別為百世供應鏈、百世快遞、百世快運、百世國際、百世優貨、百世店加、百世金融和百世云。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解筱文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百世集團今后的發展方向,

      一是從物流底端向頂端伸展。二是有精力向東南亞等海外市場發力,開疆拓土。

      值得一提的是,業內有觀點認為,百世快遞業務之所以常年墊底,與其在發展之初就選擇的輕資產模式有關。國海證券提到,對比通達系的固定資產情況,百世呈現典型的輕資產運營模式。其分撥中心資產和車隊均以租賃手段為主。而輕資產的加盟制快遞在各個業務環節掌控力不足,容易出現“跑冒滴漏”現象。

      目前,這套輕資產的發展模式依然會在百世集團內部延續。在第三季度業績報告中,百世集團認為,其優勢在于采用輕資產模式,發揮經營杠桿作用,提升效率。

      對常年虧損、持續下滑的快遞業務,周韶寧做了減法;但百世集團的前路,是否能夠因此光明,尚是一個未知數。

      數據顯示,在宣布出售快遞業務后,百世集團的股價依然處于下跌態勢。10月29日到11月16日之間,百世集團股價依然下跌42.65%。自上市之日至今,百世集團股價下跌了87.90%。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劉雪梅 攝

      責編 劉雪梅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