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全國第三、中西部第一,這次輪到成都帶頭跳“群舞”

      11月29日,四川省政府正式印發實施《成都都市圈發展規劃》。具體來看,成都都市圈以成都為中心,與聯系緊密的德陽、眉山、資陽共同組成。到2025年,成都都市圈經濟總量劍指3.3萬億元,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要達到75%,又一個“現代化都市圈”躍然紙上。

      每經記者 吳林靜    每經編輯 楊歡

      ____500717046_wx_______________.thumb_head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500717046

      2019年,國家發改委一紙《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拉開現代化都市圈的建設“元年”。圈內中心城市不僅要跳好“獨舞”,還要與周邊地市一起跳“群舞”,這是未來城市的發展之道。

      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批復同意《成都都市圈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這是繼南京都市圈、福州都市圈后,國家層面批復同意的第三個都市圈規劃,也是中西部首個獲批的都市圈規劃。11月29日,四川省政府正式印發實施《規劃》。

      具體來看,成都都市圈以成都為中心,與聯系緊密的德陽、眉山、資陽共同組成。到2025年,成都都市圈經濟總量劍指3.3萬億元,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要達到75%,又一個“現代化都市圈”躍然紙上。

      《規劃》正式印發次日,四川省推進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領導小組召開第四次會議(下稱“第四次小組會”)。如會上所言,如今成都都市圈的局面,已經“從戰略謀劃走向了戰術推進”。

      只不過,推進過程中,仍需突破層層阻礙。

      “主干”“極核”

      圖片來源:攝圖網500328286

      成都都市圈有一個更“通俗”的名字——成德眉資。根據《規劃》,成都都市圈的空間格局主要包括:

      成都市,德陽市旌陽區、什邡市、廣漢市、中江縣,眉山市東坡區、彭山區、仁壽縣、青神縣,資陽市雁江區、樂至縣,面積2.64萬平方公里,2020年末常住人口約2761萬人;規劃范圍拓展到成都、德陽、眉山、資陽全域,總面積3.31萬平方公里,2020年末常住人口約2966萬人。

      成都都市圈范圍圖 圖片來源:四川省推進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

      放在西部地區,這片區域的產業和人口相對集中。

      看經濟,2020年成都都市圈的GDP總量占四川全省的比重約為45%,占整個西部地區的比重超過10%;

      看人口,2020年成都都市圈聚集了全省35%的人口,聚集了西部地區約9%的人口。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經達到70.3%,高于西部地區平均水平。

      2018年,四川為破解區域不均衡發展的問題,提出“一干多支”的發展格局。2020年,全省的主干從成都“一個市”拓展升級為成都都市圈“一個圈”,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成為一項更核心的任務。

      四川省委副秘書長、省委政研室主任唐文金接受采訪時曾解釋,經濟發展的空間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放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發展的語境下,全省發展主干拓展到成都都市圈,也是順應做強成都極核的需要。

      隨著《規劃》正式印發實施,成都都市圈將迎來新的發展起點?!兑巹潯范ㄏ铝司唧w的發展目標:

      到2025年成都都市圈經濟總量突破3.3萬億元,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接近東部發達地區水平,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75%。整體基本建成空間結構清晰、城市功能互補、要素流動有序、產業分工協作、交通往來順暢、公共服務均衡、環境和諧宜居的現代化都市圈。

      產業協作

      圖片來源:攝圖網501629144

      細看發展目標,未來5年時間,成都都市圈的經濟要再提升1萬億元。相當于這片區域的年均增速要達到8%以上,不得不說,還是有些難度。

      區域經濟想要高質量發展,就得走優勢互補、產業協同、規模集聚的路子。

      然而,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一項研究表明,成德、成眉、成資之間的資本互投率與成熟同城化區域資本互投率9%的門檻值差距較大,反映出產業協同程度不足。

      《規劃》中也坦言,“產業協作配套不強”是成都都市圈的短板之一。

      截至目前,圍繞產業生態圈建設,以“三區三帶”建設為主要載體的產業協作體系,已經在成都都市圈內形成基本的共識。不過城叔從第四次小組會上獲悉,“跨市域的產業集群數量依舊較少”。

      相較而言,廣州都市圈中,包括廣佛惠超高清視頻和智能家電集群、廣深佛莞智能裝備集群、深廣高端醫療器械集群在內的3個國家先進制造業集群,均為跨區域產業集群。

      事實上,區域間產業協同本就是國內眾多都市圈發展的“老大難”問題。對于大部分成長型都市圈而言,核心城市與周邊在產業上的互動,更多是周邊城市的人到核心城市打工,并沒有形成真正的產業分工合作。

      成都都市圈亦有這樣的現象。根據《成都都市圈建設藍皮書(2021)》總結,成都都市圈城市之間“以商品市場聯系為主、尚未形成以上下游產業協作為主要特征的產業聯系”,資源要素的集聚水平有待提升。

      從“極核帶動”轉向“協同發展”,已成為都市圈成長路上必須完成的“蛻變”。

      城叔注意到,《規劃》中明確勾勒了三條產業帶,以成德臨港經濟產業帶、成眉高新技術產業帶、成資臨空經濟產業帶為核心,四市共建都市圈高能級發展空間載體。

      成都都市圈空間布局規劃示意圖 圖片來源:四川省推進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

      同時,還要構建“研發+轉化”“總部+基地”“終端產品+協作配套”等產業分工模式,促進成都都市圈內上下游企業緊密合作。

      根據《規劃》目標,到2025年,成都都市圈的產業創新協作體系將初步建立。

      若干支撐點

      圖片來源:攝圖網501195697

      回顧當初,“一干多支”的戰略初衷是為了破解不均衡的問題,但“均衡”并不代表全部一并拉齊,而是呈現出發展的梯度。

      產業有梯度、人口有梯度、經濟有梯度,城市的能級有梯度,這才是眾多城市研究者們提到的、也是國際上那些成熟都市圈所呈現出來的“金字塔”式的城市群。

      換言之,都市圈內部需要有一個特大城市、一群大城市、很多中等城市,還有若干小城鎮。也只有擺好不同層級城市的定位,協調發展不“斷檔”,這個區域才能組合出可持續發展的能力與經濟的韌性。

      但是《成都都市圈建設藍皮書(2021)》提到了“都市圈內縣域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問題。

      截至2020年底,成都都市圈共有18個縣市,縣域人口和地區生產總值占都市圈的比重分別為36.2%和26.1%,縣域人均GDP僅5.44萬元,遠低于都市圈7.54萬元的平均水平。

      縣域經濟不發達,使得中心城區與周邊地區發展落差大,不利于城鄉建設、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等方面接軌。

      城叔注意到,根據《規劃》,成都都市圈未來將呈現出“極核引領、軸帶串聯、多點支撐”的網絡化空間發展格局,在都市圈率先實現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

      形成若干“支撐點”是其中的重點。“支撐點”的來源,既有縣域小城鎮,也有交界地帶?!兑巹潯分刑貏e提到,要“增強縣城(縣級市)承載能力”,培育形成若干衛星城,穩步有序推動符合條件的縣改市;也要“因地制宜發展小城鎮”,支持小城鎮對接大中小城市需求,完善小城鎮市政和公共服務功能,支持有條件的鎮建成縣域副中心。

      機制突破試驗

      圖片來源:攝圖網500966475

      目前已出臺規劃方案的三個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是唯一一個跨越省級行政區共建的都市圈。雖然成都都市圈涉及范圍都在一省之內,然而,但凡跨越了行政區,就面臨行政壁壘與體制機制的障礙。

      這些障礙,影響著資源要素在區域間的自由流動和高效配置。畢竟,都市圈的整體發展不是劃一個圈就能解決的,也不是靠政府之手就能夠把要素的配置做到位的。

      《成都都市圈建設藍皮書(2021)》中提到成都都市圈存在著“體制機制創新突破不夠”的現象。

      比如,成都的政策標準普遍高于其他三市,導致交界地帶的政策無法統一;又比如,跨區域協作時,四市的執法標準也存在差異;再比如,在產業、公共服務等領域的協同發展中,統籌協同機制力度不足。

      推進四市同城化發展,“本質就是打破行政區劃壁壘”。所以,培育現代化都市圈,不僅是基礎設施的升級,更是制度的現代化。這一點,在第四次小組會上屢被提及,“很重要、很關鍵”。

      《規劃》專門寫了用一章來闡述如何深化體制機制改革。

      其中提到,探索經濟區與行政區適度分離有效路徑,建立跨行政區一體運營的組織管理機制,探索招商引資、項目審批、市場監管等經濟管理權限與行政區適度分離。

      建立健全經濟統計分算機制,探索制定獨立考核的指標體系。完善統一編制、聯合報批、共同實施的成都都市圈規劃管理體制。

      諸如長三角這類東部沿海地區的成熟型都市圈,其“成圈”的驅動力來自市場經濟內在需求,自有其經濟規律,順勢而為。成都都市圈想讓“1+3”大于4,更需要打造一個有機融合的區域發展共同體。

      責編 楊歡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