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每經熱評丨私募不可損公 新力金融重組不能留下疑問

      每經評論員 杜恒峰

      11月30日,新力金融連續第五個交易日漲停,讓提前買入的投資者收獲了60%以上的浮盈,而這也正是公司此次重組引人生疑的地方。在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前一天(11月10日),新力金融股價放量漲停。不僅如此,在停牌前的11個交易日,在無任何利好消息的背景下,公司股價突然連續放量上漲,期間漲幅超過39%。更為直接的“證據”來自股東名單——9月30日至11月10日期間,上海通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怡投資)旗下的兩個私募產品買入數百萬股,成為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

      主業乏善可陳的新力金融,為何突然獲得私募重倉投資,且精準到停牌前1個多月?信息泄露、內幕交易的嫌疑已成為其資產重組能否成功的最大風險。在公告中,新力金融表示,公司采取了嚴格有效的保密措施,在策劃階段盡可能控制知情人員范圍,減少內幕信息傳播;公司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填寫了內幕信息知情人登記表和相關備忘錄,并已向上海證券交易所提交。但這些常規措施只對上市公司具有強約束力,對于重組相關方,上市公司只能記錄流程并進行提醒,并不能實際干預其行為,更不用說對方可能導致的信息泄露行為。要調查清楚是否有內幕交易的事實,監管層的強力干預將必不可少。

      從收益-回報的邏輯上來看,作為重組后財富增值最大的一方,上市公司自身及其大股東方面進行內幕交易的可能性很小。從已有事實來看,內幕交易多數確實來自上市公司體系之外。據筆者統計,今年以來證監會公布的與內幕交易有關的行政處罰或行政復議涉及至少21起案件,由上市公司內部人實施的案例只有格力電器采購部部長賴國明內幕交易海立股份案。有少數案例出自內幕消息知情人及其親屬(比如曾征內幕交易萬達電影案),但更多案例來自內幕消息知情人之外的人員,比如馬明海內幕交易新開普案,就是其從新開普董事長處得到的消息;易晶內幕交易小康股份則是其利用工作匯報機會從內幕消息知情人孟某處獲得消息。

      基于此,在新力金融自查、對內幕消息知情人進行調查的基礎上,通怡投資是更為明顯的突破口:一是,監管機構可以詳細了解其持倉變化過程,是真的突擊買入,還是之前一直持續買入(只是之前沒有進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二是,私募基金作為持牌經營、接受證監會監督的專業機構,在姓“私”的同時,不損害公共利益、不從事內幕交易是基本的執業要求,在接受監管機構檢查時,私募基金應當積極配合,主動提供投資決策的流程和依據,若缺少這些依據,不但有損其專業形象,在面對內幕交易指控時也可能因證據缺乏而落入不利地位。

      內幕交易嚴重損害資本市場“三公”基礎,一直是監管打擊的重點,新力金融的重組一樣不能留下任何疑問。無論是吳某某等人內幕交易王府井股票等典型案件,還是私募機構富利達內幕交易天業通聯案,和新力金融情形類似的當事人都受到了懲處,這次新力金融案也不能例外。

      責編 王蜀杰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