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qkaro"><track id="qkaro"><dl id="qkaro"></dl></track></dd>
  • <dd id="qkaro"></dd>

    <dd id="qkaro"><noscript id="qkaro"></noscript></dd>
    <dd id="qkaro"><track id="qkaro"></track></dd>
    1. <progress id="qkaro"></progress>

      北京無癥狀感染者流調看哭網友,2020年找兒子警方不給手機定位?山東榮成市公安局:在調查了解

      每經編輯 杜宇


      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召開。會上公布了朝陽區一無癥狀感染者的軌跡,引發網友熱議。

      15天去了20多個地方干活,還經常在凌晨工作

      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召開。朝陽區副區長楊蓓蓓通報,1月18日,朝陽區新增一例無癥狀感染者,該人現住朝陽區平房鄉石各莊村,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該感染者的行程軌跡發布:

      該感染者的行程軌跡發布:

      1月1日23:30-1月2日凌晨4:43,在和喬麗致酒店(建國路93號院12號)工作。

      1月2日23:00-1月3日凌晨3:00,在木偶劇院工地工作。

      1月3日21:00-1月4日凌晨1:37,在四環陽光100小區工作,隨后到通州臺湖垃圾站工作。

      1月4日14:00-14:30,在順義區龍灣別墅工作。

      1月5日12:00,到達朝陽區珠江綠洲6號樓1907室工作;16:00到達遠洋一方一號院工地工作;17:00到達順義區祥云賦工地工作。

      1月6日11:00-12:08,在萬科翡翠云圖工作;14: 21到達平房料廠(小廊國際俱樂部旁邊)工作,21:06到達朝陽區東小井沙石料廠工作;21:30-23:04在海淀區農科社區8號樓工作。

      1月7日14:30,到達朝陽區雅成一里小區5號樓工作。

      1月8日12:36,到達朝陽區雙橋絲路美食獨自就餐;14:00到達水郡長安工作;15:14到達和錦薇棠小區工作; 17:00-21:30在海淀區農科社區8號1樓3單元407工作。

      1月9日7:30-10:10,在和錦薇棠小區工作。

      1月10日0:00-1:45,在胡大簋街三店工作;2:00到達胡大簋街二店工作;3:00到達建國門壹中心1座工作,4:00到達通州區盛園賓館附近的管頭工業區工作,9:00到達順義區麗宮別墅工作;

      1月11日凌晨2:58,到達木偶劇院工作。

      1月11日23:00-12日凌晨3:00,在朝陽區隆和寫字樓工作。

      1月12日凌晨0:00-4:00,在東壩錦安家園二區1號樓4單元17層1702室工作。

      1月12日11:14,到達東壩錦安家園二區1號樓4單元17層1702室工作。

      1月12日23:18-13日凌晨3:43,在木偶劇院工作。

      1月13日19:00-20:00,在東壩錦安家園1~4單元工作。

      1月13日23:58-14日凌晨5:05,在中關村購物中心工作。

      1月14日11:05-17:40,在東壩家屬區工作。

      1月14日22:18-15日凌晨3:51,在木偶劇院工作。

      1月17日10:23,到達郵政局(陶然亭店)郵寄信件,之后乘坐地鐵返回家中。12:05到達東壩第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核酸檢測采樣點采集咽拭子。

      1月18日,從褡褳坡站上車乘坐地鐵6號線,轉14號線于7:12到達北京南站;8:21坐上開往威海的1085次列車,因疾控中心通報其核酸檢測結果疑似陽性,于8:57在北京南站下車,等待進一步處理。12點由120轉運至佑安醫院進行隔離治療。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北京朝陽的搬運工,從1月1號開始至18日,其中15天去了20多個地方工作,包括:

      喬麗致、木偶劇院、臺湖、龍灣別墅、珠江綠洲、遠洋一方、順義祥云賦、萬科翡翠、海淀農科社區、雅成一里、水郡長安、胡大簋街、建國門壹中心、麗宮別墅、中關村、購物中心、陶然亭郵政局 ......

      細心的網友發現,他工作時間不固定,工作地點不固定,連續數天深夜夜班,經常在凌晨工作。不停奔波穿梭在北京天南地北各個角落。

      網友們看到他的行程軌跡,心生同情:這也太不容易了:

      來北京找兒子,凌晨打零工補貼家用

      據北京青年報,記者20日上午聯系到該感染者岳先生的妻子,她告訴記者,丈夫來北京是為了尋找失聯兒子的線索。

      另據中國新聞周刊,該無癥狀感染者岳某,1978年生。他本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兒子走失,因兒子曾在北京做過幫廚,他就來到北京尋找。在此之前,為了找兒子,他已經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尋找兒子的同時,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

      岳某河南老家的村長表示,岳某家庭條件“比較一般”。在他老家,岳某的父親癱瘓在床,母親也在最近摔斷了胳膊;他的妻子和小兒子目前都在山東威海,妻子收入微薄,小兒子還在上初中。因此,他的生活壓力較大。

      岳某的妻子說,丈夫外出找孩子,她就在威海照顧小兒子,她平時主要工作是給人曬海帶,一天能賺100元錢。

      記者問及岳某在北京的這段日子平時住哪里?

      岳某表示,石各莊南門,700塊錢租的小房間,10平米左右。農村環境。只要不漏雨,能睡覺就行。岳某對記者說,我有個招工平臺的微信群,里面有很多老板,他們會發需求,比如幾百袋沙子、水泥需要扛,我就會問價格,如果合適就去干,他們就會來石各莊接我;或者我把電話號碼發到群里邊,他們有活會找我。

      記者一進步問道:看你的流調,1月17日你去郵局郵寄信件,是寄的什么信?

      岳某:上訪信。我家住山東威海榮成市成山鎮,我大兒子在距離家50公里的一個食品廠工作。2020年8月12日,他說肚子不舒服,就要回家找他媽,食品廠主任把他送到汽車站,然后他走丟了,就突然不見了,也沒上汽車。我本來還在出海打魚,當月15號,就趕緊回到家找孩子。我在當地派出所報警,想讓他們定位我兒子手機、調監控找人,他們說這是成年人,不給定位手機,兩三天后,我兒子的手機就沒電關機了;至于調監控,他們說只管車,不管人,也不給調。事情過了三個月才立案。

      后來我到威海市公安局,威海市公安局把這個案子又推回榮成市公安局。我又到山東省公安廳,又到北京。我認為,在我兒子剛走丟的那幾天里,要是給定位的話,就找到了。現在沒任何希望了。當時,我老婆在派出所門口哭了兩天,他們置之不理,所長說話還很難聽。

      最后岳某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我也不覺得自己可憐。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力氣,靠自己的雙手,掙點錢,掙了錢找孩子。就是為了生活,為了照顧這個家。

      我找孩子,到現在花了好幾萬。打工都是打零工,賺了錢就找孩子,沒錢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為了把孩子找回來。我辛苦一點,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來。

      山東榮成市公安局工作人員:目前正在調查中

      1月20日上午,澎湃新聞從山東榮成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員處獲悉,該局目前正在調查中,“整個事情我們都在調查了解”。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中國新聞周刊、中國青年報、都市快報、澎湃新聞、北京青年報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501274850

      責編 杜宇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